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社会新闻

迅速集结、立体施救、科技保障“应急使命•2021”抗震救灾演习促进提升现代化抗震救灾能力

2021/5/15 16:21:19      点击:


5月14日5时25分,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大兴街道,一场虚拟的7.5级地震发生在这里。

“雨城区应急指挥中心吗?我是雨城区灾情速报员王文辉,我所在的位置是大兴街道前进村,周边发现有大量房屋倒塌和人员被埋,现在电力、网络已经中断,通往村外的道路损毁,情况紧急……” 5时28分,雨城区一灾情速报员迅速就近了解震情灾情,第一时间分别向雨城区、雅安市、四川省应急管理厅、应急管理部指挥中心上报灾情和“人、房、路、电、网、天气”等基本情况。

上述情景并不是真的发生了地震,而是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办公室、应急管理部、四川省人民政府联合在四川省重点地区举行抗震救灾演习的现场,这次演习模拟实战指挥、实兵投送、实地展开、实际处置,检视国家和地方应急资源统筹运用的效能,探索完善通信空天地一体组网、力量空地一体投送、多层级多力量统筹指挥等方法手段,进一步完善应急预案体系,磨合指挥协调机制,增强抢险救援能力,提升公众防灾减灾意识。

集结:统筹指挥联动,各路精兵迅速赶赴灾区抢占“黄金救援期”

接灾情信息后,四川省应急管理厅立即响应,并向省委、省政府上报灾情信息。5时55分,四川省委省政府宣布启动一级应急响应,成立抗震救灾指挥部。此前,雨城区、雅安市分别召开紧急会议,启动应急响应,成立抗震救灾指挥部,派出工作组开展抢险救援并及时向公众发布灾情信息。

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应急管理部启动一级应急响应,派出先期工作组赶赴灾区指导抗震救灾工作,迅速调派中国救援队、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重庆、云南、贵州、陕西、甘肃等省(市)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和应急管理部自然灾害工程救援成都基地应急力量投入抢险救援行动。中央军委联指中心、西部战区联指中心与国务院及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同步启动应急响应,组织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应急救援力量紧急驰援。

一时间,全国各方应急救援力量向震区聚集,一场快速反应、协同作战、抗震应急的战斗在雅安全面打响。地震发生后的72小时被称为“黄金救援72小时”,速度是抢救生命的关键,也是检验灾害应急响应机制运行效率的重要标准。从医疗救援力量快速集结,到通信设施、道路抢修即刻展开,各类救灾物资紧急调运,紧紧围绕生命救援的行动正在有序进行。

随着各方应急救援力量的到来,演习现场顿时马达轰鸣、警笛声声……应急管理部会同粮食和物资储备局调拨应急物资,保障抢险救灾需要;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携带装备、器材及搜救犬编队赶赴灾区;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携带救援装备,调集大型工程机械紧急赶往灾区;卫健部门紧急调拨急救药品,调集医护人员、救护车辆赶赴灾区;西部战区空军迅即划设救灾管控空域,交通部门发布灾区道路交通管制公告,开辟空地立体“抗震救灾”绿色通道……

就在受灾群众开展自救互救的同时,一架救援直升机从空中呼啸而过,随后10名救援队员从天而降,降落在震中区域后迅即开辟应急通信,并在第一时间向指挥部报告初步灾情,顺利建立灾区信息通道。

随后,指挥部接到报告,震中某村落交通中断,地面救援受阻,救援物资一时难以送达灾区,食品、药品、饮用水缺乏。指挥部紧急派出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直升机支队救援队伍前往救援。演习场上空,陆续飞来多架直升机,在目标地点上空几十米悬停,并空投救灾物资。

应战:强化整体合力,陆空一体多维度立体施救

演习现场,救援队伍争分夺秒,通过探测、破拆、救援、转运等方式,及时救出因民房坍塌、车辆发生事故后被困的人员,并进行简单救治和及时转运;因桥梁坍塌、道路中断,水上救援队伍及时搜救,成功救出被困人员……

这次演习采取场景模拟与真实响应相结合、集中演习与多点呈现相结合、计划控制与随机导调相结合等方式进行。

在科目设置上,演习以地震常见灾害链为基本蓝本,共设置26个科目,分应急响应、指挥处置、力量投送、现场救援四个阶段展开,以抗震救灾全流程、全要素为主线,涵盖各级抗震救灾指挥部和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军队突击、安全生产、工程抢险、社会救援队伍等各类应急救援力量应对重大灾害的应急响应、力量突入、统筹指挥、救援救灾等行动全过程,兼顾地铁停运、高层建筑灭火、危险化学品储罐灭火、燃气泄漏、水坝开裂、尾矿库溃坝等灾害类型。

其中,应急响应阶段设置灾情侦研快报、启动应急响应、政府应急动员、先期应急处置、受灾群众安置、灾区医疗救治等科目,主要检验各级指挥部地震应急响应和属地初期处置行动。 

指挥处置阶段设置震区抗震救灾指挥部响应运行、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响应运行、震区现场指挥系统构建、震区现场指挥系统运行等4个科目,主要检验震区、四川省和国家现场指挥部搭建及运行。

力量投送阶段设置省内应急力量开进、国家精锐力量驰援、兵力物资紧急投送、应急通信体系构建等4个科目,主要体现新时代中国特色应急救援力量体系资源统筹运用,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等尖刀拳头力量编成响应,模块化遂行,多途径远程机动;军队突击力量、行业领域专业力量、社会应急力量联勤联调联战;“三断”极端条件下空天地一体应急通信体系构设等。

现场救援阶段主要设置建筑埋压人员搜救、高层建筑灭火、燃气储配站输气管道泄漏处置、危险化学品储罐灭火等12个科目。

救援力量快速机动投入搜救,加紧空运救灾物资,外地医务人员紧急驰援加强救治力量。在震区的空中和地面、城镇与乡村,一张立体多维的施救网在集中统一高效的指挥协调下快速张开。

与此同时,在攀枝花东区、乐山市马边县、阿坝州小金县、甘孜州泸定县等地同时开展应急响应、投送力量、抢险救援等演习。

保障:增强救援效能,这些“黑科技”“新技术”首次亮相

翼龙无人机、无人机空地配合人员搜救技术……一系列高新的防灾减灾装备在此次演习中一一亮相。

地震一级响应启动后,应急管理部第一时间调派翼龙无人机空中通信平台,快速飞抵雅安震区执行灾情侦察、应急通信任务。翼龙无人机空中通信平台是应急管理部打造的应急通信国家力量,可定向恢复50平方公里的移动公网通信,建立覆盖15000平方公里的音视频通信网络,能够保障雅安全境专网通信,为国家现场指挥部指挥调度、视频会商提供强力保障。

演习中亮相的无人机空地配合人员搜救技术,则是充分发挥无人机高机动性、不受地面限制等优势,在飞行高度15米情况下,7秒内可搜寻1平方公里内手机信号,实现大范围被困人员10米精度的快速定位,同时结合地面单兵手机信号搜救装备,可进一步实现0.2米精度的手机定位,根据手机唯一身份码(IMSI),第一时间识别被困人员身份信息,为科学调度救援力量、精准施救提供决策依据。

除了上述的新装备、新技术以外,本次演习还有很多新技术登场。

在灾情侦查方面,应用了卫星遥感、大中型无人机空中勘察等技术,实时获取受灾重点区域、山体崩塌(滑坡)、堰塞湖等灾情,为指挥部第一时间确定救援救灾重点方向以及动员和部署抗震救灾工作提供决策依据;

在现场救援方面,本次演习采用潜孔打钻技术打通深埋被困人员生命维持供给通道(供给食品、药品、通信工具等),采用大口径钻机掘进技术打通应急救援通道,应用国际通用山岳救援技术,通过架设绳桥和绳索升降系统构建营救通道,救助山崖、索道、冰川、孤岛被困人员。针对地震及次生灾害引发的车辆坠江事故,演习动用了水下声呐探测技术准确定位坠江车辆位置,应用水下机器人和固设提升系统,打捞车体出水。针对山体崩塌(滑坡)形成的堰塞湖,采用孤石定点爆破技术,打开导流口,消融坝体,降低水位势能。

在医疗救护方面,首次在震区尝试启用模块化医疗方舱,组建移动医院,调派国家和地方医疗救援队,集中救治伤员,并协调军地直升机紧急转运危重伤员。

特别是在危化救援中应用的机器人种类包括防爆灭火机器人、泡沫灭火机器人等9类,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机器人救援大队以作战编队模式组建,根据救援任务分工,下设灾情侦察、灭火攻坚、排烟降毒3个作战单元和1个遂行作战指挥部,能够确保在救援任务中有效保护指战员生命安全。